大学生新闻网

大学生新闻_大学生新闻网,中国大学生网新闻频道

云南返乡大学生救火身亡 正申报“见义勇为”称号

云南巧家:救火身亡大学生“见义勇为”称号申报正按程序进行

澎湃新闻记者 何利权 胡芮默

2018-04-04 07:2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今年除夕(2月15日),云南巧家县蒙姑镇牛泥村两名小孩燃放鞭炮引发山火,19岁的返乡大学生杨高飞为救火被大面积烧伤,经救治仍不幸身亡。4月3日,巧家县政府新闻办负责人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关于杨高飞“见义勇为”称号的申报,正在按程序进行,申报结果下来后会及时告之和公布。
当天,杨高飞父亲杨德富告诉澎湃新闻,本是当地护林员的他最近辞去了这一工作,暂时呆在家里,没有外出打工的计划。“不干护林员是因为不愿再到那片山上去,看着火烧过的痕迹就会想起儿子。”杨德富说。
澎湃新闻从湖北省教育厅官网得知,湖北省委高校工委、省教育厅近日下发《关于开展向杨高飞同学学习的通知》,号召下属教育局、各高校向为救山火受伤离世的汉口学院大一学生杨高飞学习。
“杨高飞作为一名新时代的大学生,在国家财产、集体财产和父老乡亲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的紧要关头,置个人安危于不顾,挺身而出,临危不惧,不怕牺牲。”上述通知称,杨高飞是新时代优秀大学生的先进代表。
杨高飞在学校获得的奖状 。本文图片均来自 武汉晚报
生前所在班级成为“英雄班”

事发当天,曾参与救火的当地村民曾仕平目睹了杨高飞被大火吞噬的场景。“到了现场发现过火面积已有三四亩,风大火大,地势也险峻,一看救不了,招呼大家撤走,但高飞正在用树枝打明火,一阵风来,没来得及,听他喊了几声救命,就被大火烧了。”曾仕平回忆称,出事时是13时50多分,过了半个多小时找到人(杨高飞),已被烧得“漆黑”。
杨德富彼时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高飞是家里第一个大学生,是未来的顶梁柱。他跟我说过想出国留学,所以腊月二十七(2月12日)去县城办护照,大年三十那天中午刚回家。”杨德富说,自己不识字,微信也是去年暑假儿子教他用的。2017年9月,杨高飞上大学后,常通过微信和家里人聊天。杨德富手机里至今仍存着许多儿子在学校拍的照片。
3月5日,汉口学院为杨高飞举行追思和表彰大会,并追认其为中共党员,共青团湖北省委追授其为全省优秀共青团员。此外,澎湃新闻从巧家新闻网公告栏处获悉,巧家县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拟确认杨高飞救火行为为“见义勇为行为”。
湖北省委高校工委、省教育厅上述通知中称,杨高飞的行为生动体现出深厚的感恩情怀、强烈的责任担当和见义勇为的高尚情操。“全省教育系统要把向杨高飞同学的学习活动作为高校思想政治工作和中小学德育工作的典型教材,学习他的英勇事迹和崇高精神。” 
4月3日,汉口学院职业教育学院院长罗爱国告诉澎湃新闻,学校当天组织学生参加了清明追思杨高飞的活动。校方宣读了上述通知,提出后期学习活动安排,也有学生代表上台诵读了写给杨高飞的书信,寄托哀思。“学校还定制了2000枚‘杨高飞见义勇为纪念章’,准备发给全校师生。”杨高飞生前辅导员也表示,在鼓励大家学习他的同时,也会强调见义勇为时的自我保护意识。
据罗爱国透露,学校此前已追认杨高飞生前所在班级为“英雄班”,成立了事迹报告团进行校内外宣讲。同时,今晚由12名老师和学生志愿者组成的慰问小组将带着同学写给杨高飞父母的信前往云南,为其扫墓。罗爱国称,目前,校方已邀请杨高飞父母来学校担任后勤工作,并提供宿舍住宿以及每月3000元补贴。
“见义勇为”正在申报
杨高飞父母来到其生前所在宿舍。
3月5日,杨德富和妻子郭元巧及其他亲友被汉口学院接到武汉参加了追思会,他们在那里呆了差不多一周。那是他第一次到那么远的地方,也是第一次到儿子学校。杨高飞生前的好友、同学都围着杨德富和妻子,安慰之余,给他们讲了不少杨高飞在学校的故事。
杨德富抚摸杨高飞的床铺。
“我没读什么书,听不懂他们讲话。我弟弟懂,他‘翻’给我听。”杨德富告诉澎湃新闻。他到了杨高飞生前的宿舍,16栋16110宿舍,爬上儿子所在的上铺,摸了又摸铺得没那么齐整的床单。书桌上的一沓奖状让他和妻子不停抹泪。他们又在学校走了几遍,去杨高飞兼职送外卖的地方看了。“我看到了高飞在这里的生活。”杨德富说。
杨高飞父母来到其生前所在宿舍。
杨高飞室友安剑利此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杨高飞是个热心、上进、坚强的人在他的印象里,杨高飞几乎从不问家里拿钱,在学校的生活费基本靠自己做兼职挣取,“比如说在学校送外卖之类的,一单能赚两块钱,一个月能赚差不多一千多块。”杨高飞的梦想是“创业”。澎湃新闻通过杨高飞生前所发的朋友圈、QQ状态了解到,他在校期间,多次参与有关创业、创新的活动。去年10月,杨高飞参加完一次小米的活动后,发朋友圈写道:“第一次见到雷总,好激动。心目中的男神。”
那次追思会上,不少武汉市民专程跑来看望杨德富夫妇。“你们养了一个好儿子啊,我老太婆向你们致敬。”武汉晚报报道称,当地市民刘运珍老人对着杨高飞父母杨得富、郭元巧深鞠一躬。老人一把搂住郭元巧,两人抱头痛哭,情绪平稳后,她从兜里掏出一千元塞给郭。刘运珍是个老病号,之前在武汉市第六医院住院,是一名需要二级护理的患者。为了来这里,她前一天办理出院,怕路上堵车,早上4点就起了床。
想到这些,杨德富说,大家都是好人,但他只是一个靠种烤烟维持生计的庄稼汉。作为当地护林员,杨德富并不识字,杨高飞便当他的“助手”,分发到村民手中的宣传册,以及刷在村庄显眼处的防火标语,都是儿子帮忙弄的。现在他辞去了这一工作,暂时也没有外出打工的计划。“不干护林员是因为不愿再到那片山上去,看着火烧过的痕迹就会想起儿子。”杨德富说,村里安排了两个年轻后生接替他的工作。对于汉口学院发出的工作邀请,杨德富称,等杨高飞的事情办妥以后再来考虑。
半个月前,杨德富听从巧家县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安排,将杨高飞生前办护照所用照片重新洗了8张,其中三张送到“政府手里”,用以申办“见义勇为”称号。“现在还没有消息。”杨德富说,他希望早点办妥这件事,给儿子一个交代。
对此,巧家县政府新闻办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关于杨高飞“见义勇为”的申报,正在按程序进行,申报结果下来后会及时告之和公布。
杨德富把剩下的5张照片及杨高飞从学校带回来的几张军训和校园生活照片“藏了起来”,免得平时看了难过。杨德富说,除了这些,他再也没有任何其他杨高飞的照片了。杨德富夫妇同杨高飞曾去城里拍过一张三个人的合影,等小儿子出生后,一家四口也拍了一张全家福,但因为“下雨时房顶经常漏水”,照片受潮,早不能看了。
13岁的小儿子不“懂事”,还没有意识到哥哥的离世意味着什么。“这样挺好。”杨德富说,他希望小儿子平安快乐地长大。


打赏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搜搜
最近发表
热门文章
标签列表
©
Powered by Z-BlogPHP & Yiwuku.com